兴欣作文网

首 页 > 话题作文 > 写人 > 爷爷的手作文800字

写人

爷爷的手作文800字

2020-02-03 12:58写人 views
第一篇:爷爷的手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,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的,我和爷爷之间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,是爷爷用他那双“粗糙”而又“灵巧”的双手一直感动着我。我的爷爷生

第一篇: 爷爷的手

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,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的,我和爷爷之间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,是爷爷用他那双“粗糙”而又“灵巧”的双手一直感动着我。

我的爷爷生着一张地道的农村“爷爷脸”,可亲儿啦!头上那“黑灰相间的头发稀稀疏疏的,像一片荒地上长出来的几根小草一样。”

我的爷爷是一个编竹子老手,他能将竹子编成椅子、篮子、笼子等,这些东西大小各异。小的只有拳头般大小,大的与只有一米长的床差不多大小。可爷爷的手具体是怎样的,我一直都不知道,直到那一天……

那一天,我玩具的一把椅子靠背不见了,我便叫爷爷帮我做一个。这时,我才发现,原来爷爷的手是那么粗糙!那双灵活的双手已布满了厚厚的老茧,手上的血管已明显的突了出来,那调皮的皱纹已悄悄地爬上了双手……

“做好了。”爷爷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我接过竹椅,这靠背做的如此精致,完全不像是这双粗糙的双手做的。我转过身跑了,因为我不想让爷爷看见我流泪了。

爷爷的这双手,曾经是多么的柔软,而现在……,是爷爷的这双手给大家提供了方便,我会永远记住这双手的!

第二篇: 爷爷的手

爷爷的手

假日里,我牵着爷爷的手漫步于回家的小道上,一阵狂风吹过,弄得我有些站不稳,于是便用力地抓住爷爷的手,这使得我好好的感受了一番他的手。

这是双粗糙的手,长满老茧的手,我想这大概与爷爷平时爱种菜有关吧,爷爷将自己家的花园改造成了一个菜园。爸爸妈妈本来只是想给爷爷一个平时生活的寄托,可爷爷却把这视为了一个巨大的责任,希望用自己的双手多种些菜,为子女节约些买菜钱。每次我们到了爷爷家,爷爷又会向我们念叨:“这阵子菜价又涨了,小菜都成肉价了!”然后又自己从菜园里收一大袋菜给我们带回家。如果爸爸说不带他还会强塞给我们,然后看着我们拿着一大堆才回家,才心满意足。

握起锄头,这便是双勤劳,为子女节约的手。

这又是一双有力的手,这有力的手不就是那拿着鸡毛掸子打我的手吗?记得暑假我去爷爷家住上了很长时间。有一次我拿着妈妈留下的零花钱去超市“袭卷”了一番,拿了一大袋子回家,爷爷看到了,左手一边抄起鸡毛掸子,问我:“这些东西多少钱?”我不以为然回到:“36。”心里想着这么点钱应该就也不算什么不会换打了,可听到这数字的爷爷手并没有放松的样子,依旧紧握“家法”,“这么多钱!别人要付出多少劳动你知道吗?把手伸出来!你花十块打一下!”当时的我不理解为何挨打,现在想起,也就是因为这严格的双手才给我的心里种下了颗节约的种子,也为家里节约了不少。

拿起鸡毛掸子,这便是双严格的手。

再一细细感受,这还是双温暖的手呢!到了高中后,我很少有机会去爷爷家了,爷爷经常打电话来,问爸爸我的情况如何,但是因为怕耽误我的学习总不会叫我接电话。记得有次有时间去了一趟爷爷家,中午一进门就迎面看到爷爷端了一大盆厚厚的回锅肉回家,他说“我孙子回来啦!我给你端了你最爱的回锅肉,快进门趁热开始吃吧!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到我回家时,他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我口袋里:“你今天来我不知道要买些什么,你自己去超市买点东西吃啊!”

端起一盆回锅肉,这便是双充满爱意的手。

爱意与严格,勤俭与大方,勤劳与朴实,完美的集中在爷爷的手上,风已停了,我却更加紧紧的握住了这双手。

第三篇: 爷爷的手

  今年风调雨顺,加上爷爷种植的好,有了个好收成。这个周末正好在家,正午十分,听见爷爷老远就朝家门喊:“噢瑜啊,快下来!帮爷爷晒谷子了!”我从走廊上望下去,看见爷爷用板车拉着十来袋稻谷,少说也有千八百斤。苍白的头发,干瘦的身子,艰难的步伐,他那件风尘仆仆、破旧不堪的蓝色衬衫显得格外耀眼。满板车偌大的硕果和他瘦小的身影不成比例,简直就像大象和小鸟。古铜色的双手紧握板车的把手,脸上却挂满了笑容,额头泛起了皱褶,正一步步往家里走来。我忙下楼去,迎接凯旋归来的战士。

  农村有个习惯,就是把割回来的稻谷晒绽了才能装起来储藏。爷爷把“战利品”一袋袋搬下来,倒在门前的水泥地上。爷爷已年过花甲,可他还像个年轻的小伙子,真可谓是老当益壮。所有的重活几乎都是他干的,我只负责把谷子均匀摊铺,能大面积的受光照。他还一边搬运,一边乐呵呵地对我说:“今年这收成可卖两三千哩!”内心而绽的喜悦,掩饰了他曾流下的汗水和酸锌。

  晚霞染红了天边,把高傲的太阳遮去半边脸。劳动一天的爷爷又朝我哟呵:“噢瑜啊,来帮爷爷收谷子了!”我匆忙下楼,去帮爷爷的忙。他用板杷把稻谷堆成两堆,我用扫把把剩下的扫干净。完事之后,他又用簸箕把谷子一簸箕一簸箕地装进袋子。他那双粗糙暗黄的双手在成堆的谷子里一捧接一捧放进簸箕。他的大手裂着许多干沟,沟里嵌满了沙子和泥土,左手的食指还缺了一节。这是四五年前他还在纸厂里工作时,不幸被搅拌机搅断了一节。后来到医院接起来时无效,只能截肢。那时我还小不懂事,只是心疼地对爷爷说:“爷爷,疼吗?不要哭,没事的。”稚嫩的声音撞击着他的耳膜,他坚强地朝我笑。这么多年了,我几乎忘却了,眼看爷爷已经习惯了,运用得一点儿也不笨拙。裂着沟子的手指上贴了许多胶布,但长期的劳作把胶布染成了灰黑色;皮肤干燥僵硬,还有许多黑红的斑点,不知道里面藏了多少细菌和微生物。农作药物对双手的腐蚀,使左腕处发生了溃烂。虽然用纱布包扎着,但伤口不见好转。我呆呆地望着,猛然间感受到了岁月的无情。

  蓦然回首,墙上挂着的老镰刀已经把岁月磨得发亮。胀鼓鼓的稻子在袋子里安然入睡。这个秋天,浓浓的秋收,爷爷的双手垒着厚土般的深情,我的心间留着无法言说的亲情。

第四篇: 爷爷的手

爷爷的手长十八厘米,宽九厘米,厚三厘米。爷爷的手指布着一些老茧,非常的粗糙,手上还有一道伤痕,据说是爷爷当年当兵打仗时被弹片挂伤的。

有一次,爷爷带我去五舅公家里做客,那一天刚刚下了一场大雨,路面湿滑,我好几次差点摔倒,但爷爷的那一双大手一直把我牵着。握着爷爷的那双大手,我才在雨天里感受到一丝如阳光般的温暖。

还有一次,为了做一个模型,我需要用小刀将一块十厘米的木头切成一块一块的,再切的过程中,我一不小心把中指的肉切了一点下来,不要小看这一丁点,非常痛,那时我小,一直大哭大叫。爷爷找来药敷在伤口上帮我止血,并且一直安慰我。握着爷爷的手,我慢慢地静下来不再哭叫。

想起爷爷的手,我仿佛就看到了童年时代的幸福!

第五篇: 爷爷的手

今年七十多岁了。他长得奇瘦。两颊已经深深的凹进去了。在夏天晚上的时候,我也常看见昏暗的灯光下,哪两肩的骨头和胸前的肋骨一斤显露了出来,就像电视里那骇人的干尸。样子十分的吓人。

爷爷常到附近的小河里去捕虾。每天刚亮就出去了,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回来。手中一个桶子,里面“沙沙”的全是虾子在爬的声音。然后笑嘻嘻的骑上自行车,到农贸市场去卖掉。回来的时候也带回了我最爱吃水果和蔬菜,应该是虾子卖的钱不少吧!

爷爷的记性特坏,每次卖了棉花之后,都要把我喊去,让我在把帐重新算上一遍,在数数收里的钱。他才能放心,可是爷爷数钱的时候总是发出一种“沙沙”的摩擦声,使我不解。却也没问。

我特别不喜欢摘棉花,因为每次要摘好长的时间,天又热。所以到了摘棉花的季节,我都会躲的远远的。

又一次被逼无奈,被爷爷带到田间。他拿起一个大袋子,把袋口固定好的带子系在自己的腰间,也细致的给我系上一个,就这样,我和爷爷开始了摘棉花。不一会。我摘的很烦了。可是爷爷却摘的正起劲,在“棉花林”穿出来又钻进去,摘的不亦乐乎,我在想:难道摘棉花很书费吗?

摘了半个小时后,我终于忍不住了,大呼一声:“我不摘了。”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。爷爷笑着走过来,说:“这就坚持不住了?算了,你回去吧。”随后在口袋里拿出一叠钱,爷爷从中抽出3张一块的,迟疑了一会,又放了回去,再抽出了1张五块的钱,给了我,说:“这是工资。”我伸出手去接钱,突然感觉一阵刺痛,我急忙把手抽了回来。然后,看向爷爷的手,那双手,手背看不到一点肉,只有皮包骨头,皮也是泛黄泛黑的。手指上满是沟壑,沟壑的深处还隐隐有着红光,大拇指和中指上还贴满了创口贴,有新贴的,有旧贴的,这让我想起爷爷每天早上卖的虾子中,是否有一个虾子的大夹子上沾着爷爷的血。想起了为什么爷爷数钱会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。手心周围张的是老茧,一看就是硬硬的。这样的手让我想起了秋天时地上的枯树枝,因为真的很像爷爷的手。

我又重新数好了钱,解下不到半袋子的棉花,向回家的路走去,在路上,我又想起哪枯树枝般的手,这还是爷爷的手吗?走着走着,我的眼前变的模糊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