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欣作文网

首页 > 初中作文 > 初三作文 > 作文妈妈不加糖的豆浆

初三作文

作文妈妈不加糖的豆浆

2019-11-08初三作文
第一篇: 作文妈妈不加糖的豆浆 又到秋天了。”15岁的柳语涵叹了口气,继续望着窗外的落叶发呆。 门是虚掩的,所以柳妈妈看到女儿如此伤心,不免难过的摇头,而泪也随之流下。 今天是一

第一篇: 作文妈妈不加糖的豆浆

又到秋天了。”15岁的柳语涵叹了口气,继续望着窗外的落叶发呆。

门是虚掩的,所以柳妈妈看到女儿如此伤心,不免难过的摇头,而泪也随之流下。

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因为去年的这天是柳语涵的哥哥,柳语哲不再冲妹妹语涵挥手微笑的日子,

也是语哲不再体贴地为妹妹擦汗的日子……

去年秋天的记忆碎片

“语涵,你慢点吃,小心噎着了。”柳语哲宠溺地抚摸了一下语涵的头发。

“语涵啊,你怎么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啊。”柳妈妈白了一眼语涵。

是的,柳语涵就是个大大咧咧,吵吵闹闹的,很不像女生的女生。

“我饱了,上学去了。”语涵背上书包就走了。

“这孩子啊……”柳妈妈唠唠叨叨个不停。

“妈,你消消气哈,她这是青春有活力!”柳语哲也上学去了,“走了哈,妈妈。”

柳语涵

真讨厌啊,死语哲啊。你没事管我吃饭速度干神马?我吃饭干你毛线事啊?我一边踢石子,一边恶毒

地咒骂语哲。

“语涵,走这么快干什么?”柳语哲摸了摸我的头发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啊?为什么摸我的头?”我气急败坏地吼。

“语涵,你不觉得你的头发像毛绒熊一样,让人见了就想摸一摸哦?”语哲一脸的无辜

毛,毛绒熊?我无语,只是白了他一眼就走了。

“喂,不要这么狠心嘛。我对你还蛮好滴。你为什么丢下我就走了。”语哲喊道。

什么?对我好?还好意思说对我好?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哥哥?年级第一的孩纸啊,你若对我好,是

不是可以考虑一下,下次别考第一了?你考一次也就算了,为什么回回第一?你让我这上不去又下不来的

普通成绩女生情何以堪呐?这就算了,可气的是你从来没有回家复习超过一个小时。而我,每次复习2个

小时还考得不怎样。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天才?亲戚朋友见到你就说你铁定考了第一;见了我,只是咸不

咸,淡不淡的来一句,进步了吗。

我愤愤地给了他一个180°的藐视后,忽然就想出了一个鬼点子。哼!谁叫你是“绝品少年”啊?!我硬是挤出了两行泪,然后瞪着他。当然,他也明显一怔。

趁他发愣之际,我推了他一下,然后,气愤地喊:“柳语哲,你以为你了不起啊?”说完就跑走了。声音也不大不小,正好是这一路子人清楚听见的声音。

哈哈,柳语哲啊,这条街上的人也不少,还多半是本校的学生。这下,你可算是“身败名裂”了哈。谁叫你今天管我吃饭速度,昨天管我看小说,前天管我上网,大前天……这四天的仇我岂能不报?戏弄过他后,我才发现,原来今天的天气是这么好啊。我一边哼着歌曲,一边找死党凌可、冉冉聊天去了。

柳语哲不是吧?这个小丫头这么腹黑?怎么没有发现过哦啊?你还不仅腹黑,而且,还……望着周围打量的目光和似笑非笑的眼神,脸红心跳的语哲咽了一口口水,脑海中拼出一个词语来——残忍。我尴尬的迅速溜走,但是,似乎,好像……自己在不打自招吧?走回教室后,我自我安慰起来:好像没什么人听见哈,而且,应该也没没人注意哈。事实证明,我低估了自己的魅力。

“柳语哲,你行啊你。说实话,欺骗了哪一位少女的感情?”死党阿绿嘻嘻哈哈的拍了我一掌。

“啊?什么和什么啊?”我怎么云里雾里听不懂啊?

“阿哲,你早上被一女生哭着骂的事被全年级同学疯传呢。你魅力不小呢!”死党小猪憨憨地说。

“纳尼?不是吧?我的身后有狗仔队吗?”我愣愣地说。

“阿哲,你魅力不小啊,哎,谁叫你长得帅,成绩好?”阿绿嬉笑。

“嗯嗯,我承认。”好像有些许自恋滴哈。

但是,柳语涵!你这个小丫头啊,也忒过分了吧!再次,我代表月亮消灭你。不行,我还是,嗯,我还是画个圈圈诅咒你吧。谁叫你是我妹啊。

柳语涵在食堂吃饭时,我无意间听到九年级级学生在讨论关于语涵的事,于是,就高兴地想:你的人气时候下降了吧。哈哈,你活该啊。

“有人说,那女生是与他拍拖3年的女友。”

“嗯嗯,不过,那女生是死缠烂打缠着语哲的。”

“就说嘛……”

“扑哧。”我一口汤一下子喷出来了。心想:现在的孩纸们太有想象了了,说不定,过几年,孩纸们都会因为想经历童话故事中的浪漫情节,而独自一人去森林呢!

那个,语哲啊,那些里流言可不是我说滴哦。你应该不会怪我滴吧。保重啊,我还是先走了哈。放学后,我一直留在班级中,直到值日生不耐烦地催促后,才不情愿的出来。可未曾想到,语哲就在门口等我。

“妹妹,走吧。”语哲揽着我就走。

柳语哲

哼,小丫头别想逃。不过,今天还挺乖,没有用什么花招。

也许,被我勒紧了,语涵一把把我推开,不耐烦地喊:“干什么啊?家就在前面了,你要是敢说出去

半个字,我……”

话没落音,我就看到一辆汽车飞驰而来。哦,对了。我被妹妹推出了人行道。瞳仁在慢慢放大,一声巨响,我就被弹了出去。我就想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洞……

醒来了吗?不,好像不是。就像飘到了空中。望着地上一动不动的“我”,我愣住了。死了?蹲在地上的红格子女孩不是妹妹还能是谁?

孟婆桥的这边,我落泪了。

泪滴在了一株植物上。瞬间,花开了。

彼岸花。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的彼岸花,花叶永不相见。情不为因果,缘注定生死。兄妹情,是否也亦是如此?

在喝孟婆汤的时候,我向她祈求了一个愿望……

末了

后来啊,柳语涵成为了一个很像女生的女生。嗯,不过呢,邻居家的阿姨生了一个小弟弟。小弟弟的眼睛很清澈,十分像一个人。

谁说咖啡要加糖?咖啡的特色就是苦。加奶加糖又如何?只是,牛奶会让它更加香醇,而不会改变它的本质与特色。

初一:吴雨佳

第二篇: 不加糖的自然

何必需要加些糖,单纯的情才会更好。——题记

那天,我去保定找弟弟去玩。早上7点来钟,我们整装去打乒乓球。小区的乒乓球台只有一个,在我们来到时已经有一队人马在那里练技术。我感到很遗憾自己来的太晚。但没有办法,对方肯定是不会把机会让给我们,我想还是和弟弟先做一些热身活动吧。幸好有和煦的秋风吹拂在脸庞。

20分钟过去了,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便提议先回家。谁想我正颠着求呢,手一滑,乒乓球从球拍上颠了出去,以优美的弧线飘离了我的视线,打在了地上,发出了动听的响声,然后跑远了。只见那边其中一人看见了球,便从远处喊道:“来,我们一起打球吧!”声音干净而利落,发自肺腑。再加上人长得温和,头发自然地趴伏在头上,那个笑是真挚的,纯洁的,没要丝毫的掩饰,没有丝毫的虚假。我和弟弟飞快地跑了过去,只听见他还埋怨道:“你们二人怎么不早说呢?我们一起打球,现在的世界情谊是最重要的。”是呀,说的真对,人生就是这样的。

一颗银球上下翻飞,时而翻转,时而跳跃,飞在和煦的秋风中,飞在朴实的心里。虽然我和弟弟技艺没有那个陌生人的高,但情谊却给我二人上了一堂品德课。

望着那远去的背影,陌生而又熟悉,似曾相识,但又不知相逢在何许。哦,陌生人啊,我也为你祝福,用我这颗炙热的心温暖你内心的蜜糖,让其融化。

或许情好似一碗豆浆,有些人喝豆浆总会放一些糖,为的是图那个甜味。我却不然,我唯独喜爱那淡淡的豆香,回味悠长。情也如此,不加糖就会有那绵绵的冷香,自然恬静。

今天早上又是喝豆浆,还是不加糖了,品味那种清香,回味悠长……

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第二中学102班初一:甄昊天

第三篇: 作文妈妈不加糖的豆浆

南边的街上,有一家专卖油条的小吃店,真的是只卖油条。炸油条的男人,大概有五十多岁,皮肤很黑很干枯,脸上的皱褶藏着好些污垢。但,这个粗狂的汉子却有一双和脸截然不同的手。大概,是在面粉长年中滋润的吧!

只见汉子拍拍新和的面团,声音很厚实,像拍打着红砖墙一样的声音。接着他把面粉拉成长条,再把两条卷在一起,顺着锅沿慢慢滑进滚烫却不翻滚的油之中。锅里的油像是位热情好客的主人和客人们打着节奏,蹦跳着呢!

只要一会儿的功夫,白面便被炸得焦黄、酥脆,像十年后小姑娘——完全变了个样。汉子将炸好的油条放在编织篮中,一块钱两根根。

汉子没多少话,嘴唇像是有融化的糖黏住,毕竟人太多了!她最多也是笑着说一句:“好嘞!”

上好的油油将白面中的麦香毫无保留的激发出来,肆意飘荡,直勾勾地钻入每个人的鼻子里,生拉硬拽地进入的油条专卖店。看着金黄酥脆的油条放射着麦子最直白最容易感受的香味儿,谁都不得不掏出几个硬币买上几根。

说起油条也必须少不了豆浆,豆浆油条,油条豆浆,缺一不可!

豆浆——每天早上,我从大汉的油条店挤出来回家后,总是飘来一阵豆浆香味儿。外婆农村出生,从小就要自力更生,当然也小不了么,豆浆这一好手艺!外婆不用豆浆机就专用石墨这个什么到现在还能利索的用着呢!婆磨的豆浆自然也不差于油条——外婆豆浆将和大汉油条便是我最爱早餐了。

豆浆油条,有点梦幻色彩暖暖的香喷喷的,怎能错过这享受的时光呐!